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焦点资讯】访谈Dangerous Prototypes博主Ian Lesnet

【焦点资讯】访谈Dangerous Prototypes博主Ian Lesnet

编辑:哈尔滨奥松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09-18 浏览次数:134


ICY2018.9.29

我首先在Instructables发帖,那是一个分享自己动手做的手工创意制品的网站。从那开始,我受聘为一个叫做DIY生活”的AOL博客做写手。AOL试图赚回一些吸引力,当“改造一整天”(Hack a DayWeblogs IncorporatedAOL分割出来时,他们因此所失去的魔力。我在那里写了一段时间,并经历过一些大的危机,AOL预算紧缩,他们砍掉了三个博客,其中一个就是DIY生活”。



Osborn: 大概在哪段时间?


Lesnet: 那将可能是在五年前。从那时起,我不知道是我给 “改造一整天”写了信还是他们给我写了信,我搬到了“改造一整天”,这也许是最知名的自己动手制作、改造、修补捣鼓、小工具等主题的博客。我在那写了有一年左右。我写的是专题文章,关于自己想出的设计、工具、以及自己正在做的玩具。

我发布了一个我曾做了多年的设计,它帮助我了解电子设备以及调试故障,名叫“总线海盗”Bus Pirate。它是一个小工具,可以让你输入到计算机中,并将你所键入的转换成正确的信号,与一个微芯片通讯,然后从芯片得到的响应,并将其显示在电脑屏幕上。所以,它可以帮助你了解芯片的工作原理,而无需实际编写任何代码。它删除了编写一些代码,编译它,将它上传到你的单片机,并运行该软件这个流程。通常,它不是第一次就解决,所以,你必须弄清楚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你几乎是盲目的。因为不知道是否是芯片的问题。是否是你与芯片连接的问题。是否是你单片机的问题。是否是由于一些软件问题。谁知道呢?从那时起,我想:“哇,实际上有可能的东西出现了。”我创建了我自己的网站,这样我可以出售我自己的设计了。当我还是“改造一整天”博客写手的时候,我不能这么做,因为编辑准则禁止这样做。于是,我创立了自己的网站,“危险原型”Dangerous Prototypes,其目标是每月发布一款新的开源硬件原型,赠送所有的源代码。所有的文件都是公开的许可。我们所有的硬件设计都是开源的。你可以随意的重新改编它们并在自己的项目中重新使用它们。我们大约平均一个月做一个项目,但在生产东西的时候,有时在过程中会遇到阻滞。所以,我们实际上并不一定是每个月做一个,但是我们一年所做的超过12个,我们坚持那样做,如今大约已经四年了。


Osborn: 我发现了“危险原型”,是因为我在SparkFun上买了一个“总线海盗”,最终在你的网站上阅读的文档。你说你创造“总线海盗”的灵感,仅仅是学习它通信用的协议?


Lesnet: 我需要学习协议,而且我将用一种新的芯片来工作,我连它的工作原理都不知道,而且我被卡在写代码、编译代码、把代码拷到单片机的循环中,然后检查,看它是否运行。LED灯亮了没有?它工不工作?然后,有什么不对?相反,我需要一种方法,能够拿着数据表坐下来,然后将指令发送到芯片中。一旦我能够做到这一点,它提高了我为新芯片写软件并解决这些事情的能力。


Osborn: 现在除了“总线海盗”之外,你在“危险原型”还有什么其他类型的硬件产品?


Lesnet: “总线海盗”是目前为止我们最重要的产品。我们大量生产它们。很多人卖复制版或仿版,复制版制造和销售一模一样的电路板,而仿版是人们自己改造了它。这是目前为止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们努力做工具。我们的目标是制造工具,来帮助人们做电子产品。我说:“我想做开源工具,帮助人们做出更多、更好的开放源代码。”因此,我们有了一个逻辑分析仪,是我们和小装置工厂(Gadget Factory,另一个开源硬件商店,共同开发的。我们有一个红外线玩具,它是一个红外接收器/发射器,可以帮助你了解红外遥控还有控制东西、记录信号、重放信号,诸如此类的东西。

我们出售调试工具。“总线冲击波”(Bus Blaster)是一个JTAG调试器。JTAG是一种用于为CPLD和跟你手机里类似的ARM芯片编程的协议。有很多开源软件可与这些芯片兼容,但却没有生产出来一个开源硬件调试器来与之匹配。所以,我看着已有的软件,心想:“嗯,我可以做一些开源硬件来配合这个开源软件。”

我们做了开发板,大量的开发板,来帮助人们了解一个芯片,并采用难以焊接的芯片,把它们放到一个分线板上,这样你就可以向它们接线了。

最流行的东西,以及我最喜欢的项目,是我自己需要的东西。这一直是我们最受欢迎的东西。我在我的工作室里。我需要某个东西,这让我有一种激情来制造它。我把东西搞定,然后,哇,其他人也觉得它有用。因为我们以这样的小批量制造,我们可以冒很低的风险试水一个设计。曾经我们会做20件,但现在首批也许会做上百个。以这些数量可以就像往在墙上扔东西,看看有什么能够坚持粘在上面那样来尝试,这是一些较大的公司无法做的。

生产数千数万的那种公司需要做市场调研。他们得知道什么东西会好卖。否则,如果他们卖不出去,他们将无法摆脱小装置腐烂在中国的仓库的困境。但是,如果我们做一百个,我们可以搬动那么多,还是有可能的。

这一点是我非常喜欢运营一个小型的开源硬件生意的地方:我们无需担心量大的东西。我们可以只做一个小批量,然后看一下什么能成。最受欢迎的东西一直是我因自己的工作室里需要而做的东西。我有些事情要实现,有些东西要完成,而且有时候其他人也觉得有用,然后它就成为了我们销售的一个项目。


Osborn: 在很多大型硬件公司,整个重心就会是:“如何降低零件的成本,因为再多50美分我们无法承担?”之类的。


Lesnet: 是的,绝对是。我们能够迭代,也是因为我们做小批量。所以,我们把一个东西生产出来,如果制造第一批的成本高出太多,也没事。我们将减少一些利润只是为了看看它是否好卖,如果它好卖,值得继续生产,然后我们会研究降低成本。我们会说:“我们可以在什么地方稍稍调整它,让成本降下来?我们可以做怎样的改动?”

这些设计中的很多都是由社区所支持的,而且我们的许多改进也都来自于社区,所以将它在那里发布出来,社区可以告诉我们,什么是我们应该做的,并指出非常愚蠢的设计决策,我们竭尽所能,尽早尽快地把东西发布在那里,这对我们来说这确实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样我们就可以让它到比我更聪明得多的人手中。他们为降低成本、改良设计和优化产品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Osborn: 听起来你正在应用软件界一些人称之为敏捷开发实践的。硬件趋于发展缓慢,但是你在做的,对硬件产业来说,不是典型的,它真的很酷。


Lesnet: 构建硬件确实需要更长的时间,因为需要做电路板,还得把东西焊到板子上,必须编写固件并测试。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来深圳了,因为在这里我可以很快搞定这些事情。我住的地方距华强北步行五分钟就到,那是一个巨大的电子零件市场和批发市场,所以现在当我需要一个额外的底座,当我有些东西找不到了,当我需要一个芯片的时候,我就骑自行车到那里去。我可以就在市场里找到那些东西,这让事情变得快多了。有些人沿街坐在那,手里拿着一个标志:“可焊接BGA”,意思是“我可以在上面焊接没有针脚的芯片,我可以就在这里做。” 所以,如果我需要制作一块电路板,我把最困难的部分拿到街上,并给它交给某个有焊台的孩子,他们就会非常快的把它组装到一起,而且价格非常好。

这帮助我比以前更快地迭代我的设计,因为到目前为止,在“危险原型”我是唯一焊东西的人。我们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大家都在家工作。我们没有中央位置来放零部件和材料。一直是我在我的实验室焊接每块板子,我们所做的一切设计,都是手工制作。而现在,我在中国了,我有机会接触到以前从来不曾有过的资源,我可以请人帮点忙,这是相当不错的。


Lesnet: 我去过世界各地的大型电子批发市场。在“危险原型”的第三年,也许是第二年,我参加了我的第一个制汇展,湾区制汇展(Bay Area Maker Faire),与深圳矽递科技一起,即帮我们生产和销售我们所有硬件的那个团体。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制汇展。


我以前从未参加过一次,而且说实话,我是一个很腼腆的怪胎。我想置身事外。我喜欢的事实上没有人知道我的样子。没有人认识我的声音。我不想见人。但矽递要去,他们说服了我去参加并和他们一起在他们的展位。我过得非常非常愉快。他们以为我是一个年长的退休工程师。他们不知道我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孩子。这就是我曾经一直对自己的身份多么的保密。但是,与社区的人们见面令人惊喜。大家都特别好,来回折腾讨论想法,看其他人的工作。真是特别令人惊叹。

从那时起我完全着迷了。我立即出发去参加我可以找到的每一个制汇展和创客空间。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去参加了纽约制汇展(New York Maker Faire)和开源硬件峰会(Open Hardware Summit)。我去了新加坡制汇展(Singapore Maker Faire),东京制汇展(Tokyo Maker Faire)。我去了韩国首尔,看了他们的创客空间和大型零件市场。一路上,我意识到,大型电子批发市场遍布世界各地。这不只是在中国深圳。你可以在任何生产制造业是大产业的地方找到它们。在东京,有秋叶原(Akihabara),那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当日本是一个很大的制造业大国的时候。

然后你可以去韩国首尔。那里有一个叫清溪川的地区,有大量出售零部件和微芯片的批发分代理小办公室。韩国当然也是一个很大的制造中心。但没有任何地方比中国的大。

华强北,在中国深圳的一个街区,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批发市场。那当然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一个了。那里聚集了大约2030栋楼,每栋有三到五层,只有一张桌子大小的小摊位卖电子零件、工具和用品,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每个摊位有一个玻璃顶盖,里面都是他们卖的产品的样品。你可以找到按钮、LED、接头、微芯片、电路板,一切与电子有关的东西。

每个摊位代表一家制造商,制造商在深圳某个地方或再往北的其他地方,通常在东莞或广州。都是高铁往北开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所有这些小摊位代表了市场上的制造商。他们不只是卖自己有现货的零件。如果你需要定制什么东西,你可以说:“嘿,我需要一个有针脚的底座,这个确切长度。它就是这么长。”他们可以为你作出这样的东西。在该地区,你可以接近所有这些资源,价格低的惊人。

如果我需要一些底座,他们会卖给我一包一千个,价格是从MouserDigi-Key或在美国其他地方买五十个或一百个所需要的花费。可以接触到这些资源是令人惊叹的,而且他们在深圳,因为这里是所有的生产制造进行的地方。他们在这里不是为了游客和像我这样的设计师。他们在这里,是因为正在进行的制造业都在这个区域,当制造商需要在底座或当他们需要的零件的时候,他们派一个孩子出去到华强北寻一个好价格,然后供应商把他们所需要的发过去。你问的问题是什么来着?



Lesnet: 我认为,不幸的是,宽松的环境法规已经允许这个在这里成长,而不是其他地方。我对此并没有强烈的观点,但那肯定的是已经允许这种增长的因素之一。PCB板制造商在这里做东西可以比他们在美国遵守美国的环保法规更便宜而且更容易。


当然,获得这些东西,尽管如此,是要造福于中国人民。那些生长在深圳的孩子们有机会获得世界上其他人无法获得的设备、材料和用品。所以,我认为你会看到越来越多非常神奇的中国工程师,只是因为他们有机会获得它。人们到深圳读大学,他们可以顺便去华强北,并在他们需要时拿起烙铁。他们无需为了等快递而延迟三天。他们不需要去面对Radio Shack有现货的那些蹩脚的选择。


Osborn: 或等待几个星期才能拿到做好的PCB板。除了可以便捷的得到零件,还有什么使中国的环境独一无二?


Lesnet: 其中,我认为华强北是如此神奇的事情之一是,我没有听到任何人谈论过关于这里的电子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你可以弄到自己造东西用的那些微小的原件,电阻、电容、接头和芯片。你可以找人做PCB板。你可以找人来组装他们。然后进一步。你可以找到外壳并找到人来设计外壳。然后进一步。你可以买到组装的东西和工具,做东西的工具,电烙铁、贴片机、球栅阵列返修工作站。你可以再进一步。你可以找到电脑和各种电子消费品。这里有一个庞大的电子消费品市场。这不只是华强北的零配件。有电脑、电视机、收音机和DVD播放机。

然后,再升一级,你可以找到修理用的东西。有三栋楼,只出售微小的手机元件,如替换摄像头,替换屏幕,所有那类的东西。然后那里还有人可以修手机。然后再升一级,有两栋楼,差不多就在我住的街对面,卖二手手机和报废手机。人们可以把这些带去市场,拿到手机维修的地方,让他们修好,但一般情况下,会发生事情是,人们按公斤收购它们。

然后,在我住的那里的人行道上,晚上,他们拆掉手机,并挑选出可回收的元件,把它们扔进大邮袋,然后装进做回收的卡车后厢。所以,你可以买配件,你可以造东西,可以买成品,可以得到替换用的零件,可以修复东西。二手和报废的东西被出售和分解回收。这一切都发生的这10个街区附近。这是电子产品在这里进行的整个循环。我认为这是令人惊叹的。一切都发生在这里。


Osborn: 我在你的网站——危险原型——看到一个东西,非常有趣,那是一台贴片机,你只花了几千美元就买到的。对于小批量制造电子产品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有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东西。


Lesnet: 他们甚至现在还在华强北市场卖那些东西呢。你可以付现金拿走。你可以走在街上,在这里买一台桌面贴片机。在我一月份来的时候,我想:“我打算买一堆工具。我要把它们带回家去,我要学习如何使用这些工具。”我不制造我自己的项目,所以我不是很熟悉生产所用的工具,但我认为认识这些工具并知道它们的工作原理,会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设计师。在我称之为“托运人街”或“托运人胡同”的地方有承运商,就是人们拿着盒子和胶带在车库里。你可以把你的东西带过去,他们就会把它放在一个盒子里,用胶带封好,通过FedEx联邦快递或空运或船,把它寄送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我去了那里,比较价格,我发现有人可以用联邦快递寄20公斤重的箱子到欧洲,空运,在三四天之内寄到。好像是20公斤货按3美元一公斤计算。所以我买了回流焊炉,我买了电热板,我买了贴片机,我买了能做交易的所有工具,并把它们带到托运人街。他们帮我把它们塞进盒子,缠好胶带。缠胶带的声音震耳欲聋。响个不停,只是缠啊缠。所有东西都被完全裹在黄色包装胶带里。


Osborn: 我希望有个办法能捕捉一些这种声音放到书里。


Lesnet: 我正在做“华强北的声音”录音。我不知道你如何捕捉它放进一本书里,但我可以给你一个MP3。有那种声音,还有——他们做那种税单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fapiao”(发票),这是一种政府颁发的税务收据。那上面有一个小地方可以刮奖,你把它刮开,它会告诉你,你是否赢得了大奖。目的是通过给予开收据的奖金鼓励人们纳税。


Lesnet: 这将是惊人的。我真正想看到的是有人可以打开这机器,弄清楚它里面有些什么,然后我们就可以重写软件。或者干脆抛弃所有内部的东西,为它造一个控制器,可以在PC上运行的。因为一旦你将它连接到PC上,那么你就不用与嵌入式编程插科打诨,你可以在摄像头上折腾,没问题。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超出了我想做的事情。这是一个心甘情愿做的工作,不是吗?你会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为一台小机器设计电路板和软件,而你本可以只是出去花七、八、九千美元买一台质量好的二手贴片机。我会将此定义为一个心甘情愿做的工作。如果你热爱它,努力去做。如果你对此有激情,放手去做。但我认为,试图通过这样做节省花费,是一种错误的节约。


Osborn: 我很高兴能听到你对此的想法。当我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我的想法是:“我必须要买一个。这是一个闪亮的新玩具。”但我也知道,相对于实际用它造东西所用的时间,我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来弄清楚它是如何工作的。


Lesnet: 这就是为什么我买了它。我的想法不是:“我想造东西。”我的想法是:“也许这会加速我的原型设计”,但我认为它的花费是3500美元,包括运费等等。我不可能花那些钱修一所大学的课程,教我贴片机。我不能去一所社区学院,花这些钱去修这个主题的课程,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有一台机器在手了。我的想法是:“我会上一个贴片机速成班。我就会有一些实际动手操作的经验,我在自己的工作室有一台机器。如果它很有用,那很棒。”但目标真的只是去了解它。如果你想了解一个贴片机,我这台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工具。这比买一些庞然大物的二手货,把它拖回你家,并让它堆在你车库里好得多。我这台的尺寸对于学习贴片机来说很不错。


Osborn: 我很感兴趣了解你现在在做什么项目,现在你在深圳?


Lesnet: 我告诉人们我正在这里做葡萄酒。我喜欢来市场的原因是,那也是对世界上所有的市场来说。华强北显然是最大的——是实际动手操作的部分,摆弄、触摸、了解一个零件,在你将它用于自己的设计中之前。我觉得这非常有价值。我想要做的就是来到这里,把它放进盒子里,并与其他人分享。我们在这里所做的大项目之一是做一站到底的配件套件,因此我们有一个接头套件,带预压成型的导线和某些类型的所有尺寸的接头,从一乘一到二十乘一。你可以只是把预压导线插入插头,就做出一条自定义定制的连接线。

现在,你要么必须购买大小合适的连接线,或者你不得不通过数据表和网站寻获合适的连接线。那么,我从哪里去弄压接到导线上的小接头呢?我有合适的压接工具吗?如何使用压接工具?

来,我可以给你所有这些,把这些放进一个盒子里,给你一套完整的配件。无论是接头或按钮或LED或什么的,你可以收入一套完整的配件。这样的话,当你正在做一个项目,你无需通过配件目录去做这一切查找和搜寻,因为你已经从这里得到了这一切。我觉得就好像是我去葡萄园,从葡萄藤上采摘了最上等的葡萄,我在造酒。我在试图提取华强北的精华,而不只是任意的配件。我接触了所有的配件。我感受过所有的配件。我说:“这个接头是一个很好的接头。它用料上乘。看起来不会坏掉。我对此很满意。这个将收进我的接头套装里。”


Osborn: 这听起来有点像早期的Inventables所做的, Zach KaplanInventables为工业设计师所做的。


Lesnet: 这可以说是我们的一种远见。我正在与一家名为Oomlout的英国公司合作做这个项目。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是避免最后关头在Mouser下订单,当你正在做一个项目的时候,自己已经有了二乘五的接头,但没有两乘六的,而你真正需要的是两乘六的,你无法完成自己的板子,因为你没有合适的接头。如果你有一个有每一款接头的接头盒,至少有每款流行的和常用的接头,而且是有各个尺寸的完整的一套。那么你只要拉出正确的信封,打开它,插上去,你就准备好了,而不用在Mouser或什么地方订购10个,等待两天等它出现。

这是我自己需要这个的另一个例子。这不是为其他人做的。我讨厌透了关键时刻在Mouser下单,为了得到免费送货不得不下满足包邮最低限额的订单,然后花费太多。相反,我的架子上有一个很好的盒子,里面有每款接头。现在当我在设计一块电路板,需要的配件的时候,我到我的架子那去,把它抽出来。它摆放整齐,而且把东西重新排序很容易。


Osborn: 我发现自己做的是,当我想要一个某一类型的接头或者我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最适合自己的设计,我会买一个或两个可能的十二种不同的接头,然后付款两日到货,这很昂贵。我收到货并查看其中每一个来决定哪一个最适合我的设计,然后我下单订自己最终使用的那个配件。然后又要花上三天。在这一点上,我已经花了一个多星期,基本上是试图为一个配件的使用做出选择。


Lesnet: 正是这个问题。它正是我们试图解决的这个问题。我曾经面临同样的困境。我需要六角螺柱,然而我不知道自己需要哪种六角螺柱。所以,确切的说,我到Mouser下单,我想,把他们那有的每个尺寸订了10个或12个。它花了我大约三,四百美元,只为了拿到完整的一套,每种10个或12个。我简直被打败了。相反,我们现在有一个盒子,有尼龙和不锈钢两种六角螺柱,每种尺寸各一个,我们可以将它卖20美元。它排除了你刚才提到的那个问题。

一切都是开源的,一如既往。我们有开源的数据表,所有配件的开源效果图,开源机械图纸,EagleKiCAD两种软件中的所有轨迹。你无需设计自己的轨迹。我们有我们可以找到的每一位供应商的对应零件编号,这样一来,如果你用盒子里的东西来做设计,然后你想订购一千件,为了自己的小规模生产运行,自己的Kickstarter众筹,或什么的,那么你已有了Mouser的零件编号,Digi-Key的零件编号,制造商的对应零件编号,如果你直接去厂家的话。这让我自己觉得更容易了,也希望其他人喜欢它。

我们正在试图改变我们的重点,因为我们不卖任何东西。我们没有自己的店。我们不处理产品。矽递卖东西。他们是我们的主要零售商。他们帮我们收款和贩售。我们在世界各地也有很多的分销商,帮我们销售产品,但我们自己不做任何销售。我们永远也不会有我称之为的“可爱的面包线”钱。

据我了解,很多开源硬件零售商靠卖像面包板扎线这样的东西来赚钱。他们花五美分买入,卖5美元。 SparkFun这样做,Adafruit这样做,还有矽递也这样做。Oomlout在英国这样做,而Watterott在德国也这样做。他们卖一包包的LED灯、导线,简单的高加成的东西,按照我的理解。


Osborn: 即使是像百思买(Best Buy)那样的大型零售商也做那种事情。他们卖给你一个便宜的LCDTV,然后他们说服你买了一条40美元的HDMI连接线。


Lesnet: 没错。而且这些东西没有开发的日常开销。它们无需编写固件。那么他们也无需支持它。一袋LED只需很少的支持,而我一天花四五个小时在自己的论坛上回答问题,并帮助人们做东西,采集社区的反馈并把它集成到项目中。当你卖一捆面包线的时候,这些都不需要。

我们的目标是要进入“可爱的面包线”业务。我们不能这样做,是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店。我们不能卖“危险原型”品牌的面包线,因为矽递已经销售了,而我们不能在他们自己的店里跟他们竞争吧。因此这些盒子就是我们做面包线的方法。我们向其附加了价值,因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信息,使之方便实用,而我们也能够卖不需要一大堆开发和支持的东西。

我们也试图将我们所拥有的扩展到非常受欢迎的现有产品之外。现在的开源硬件市场已被充斥了。有那么多的Kickstarters众筹和很棒项目在那里。在我开始时,只有极少数人在做这个。现在,有那么多的东西,很难跟上。所以,我们正在努力从我们现有的东西中获取更多价值,而不是仅仅是试图造新的东西并依赖之。

所以,我们正在努力做一个“总线海盗”教育套件。我们试图整合出一套芯片和一个好看的图解手册,一块漂亮的面包板,带套图透明膜向你展示如何将芯片连接到“总线海盗”。我们正设法出售这个东西,作为一种教育体验,这东西教你电子,教你高级电子,教你如何与芯片通信。你如何在一块芯片上存储信息,并将其找回来?指令是什么样子的?因此,我们正设法像这样去做我们的项目,并围绕它构建教育体验。所以这就是我们对该项目的目标,用那种方式扩大一点我们的市场,这并不需要太多的用户支持和开发时间。


Osborn: 我想每个人都希望你能继续每个月做这些很酷的项目,而且你得能够设法支持它。从长远来看,你得能赚到足够的钱来做那个,而这听起来像一个很好的方式来做那件事。


Lesnet: 到现在为止,我尚未将其作为一门生意来经营。这只是一个爱好。它是一种乐趣,而且它始终靠自理。但是,如果我以后在中国生活,我会认真对待它,那时我真的需要考虑一下把它作为一门生意。我尽量不去挖空心思把它当做一门生意。我怕如果我那样做,乐趣会流失,那还有什么意义呢?乐趣是创意的源泉。所以,我一直在努力不去当做生意想太多,但留心业务方面。现在是时候该留神业务方面了。


Osborn: 我觉得你所描述的配套产品增添了不少价值。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我喜欢问人们的是,除了“危险原型”之外,什么项目令你兴奋,或者某些你所见过的东西,令你感到兴奋的?


Lesnet: 好吧,我们有一个非常活跃的社区,而且在我们论坛有一个家伙,Mats Engstrom。他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他是一个社区明星成员。他在做一个项目已经一个星期了——哦,天呐——到现在已经几个月了,并它们贴在论坛上。刚开始他只是做简单的东西,工具、电路板以及小有帮助的东西。现在,它们已经获得了足够的人气,他在Tindie上面销售其中一些。他在家里制造它们,然后出售。我不清楚量有多大,但他希望我能帮他在华强北弄到,我相信,一千或五千质量控制标贴,并在本月晚些时候新加坡制汇展时将它们带给他。他肯定做得不错吧,我对他的帖子很兴奋,是因为他真的一直坚持弄。他还发表了他失败的那些,这是我喜欢的。不是所有的都能成功。我也喜欢发表自己的失败,因为也许有人会从中发现一些用处,而且文档继续存在。 Mats总是展示不成功的项目。我喜欢那点。

让我们来看看。我不是一个跟3D打印机打交道的人。我认为它非常酷,但我不为3D打印机所着迷。我其实为贴片机着迷。当我看到有人在做DIY贴片项目,我认为那是非常酷的,因为它不像3D打印机那么复杂,因为你只需把元件放在大约合适的地方,你可以用一个视觉系统来做到这一点。3D打印机必须非常非常精确,并把黏性物质放在正确的地方。贴片机不必如此稳定,它不必如此精确,它不必是如此校准。你可以仅用视觉系统来弥补过失。有开源的视觉系统在那里。我不知道它们是否是贴片机专用的,但软件是存在的。


Osborn: 我办公桌上有一台Shapeoko数控机床。这基本上是一个三百美元的数控平台。我一直认为,看到有人把它转换成那个平台,然后添加,就像我说的,树莓派和一个30美元的摄像头,将会非常有意思。现在你有,低于四百块美元,一个很好的启动台来做那些事情。我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酷的项目。


Lesnet: 可以看到一个开源的低成本的贴片机将会非常酷,因为它会对像印度这样的地方有帮助。在印度,现在有很多开源硬件,那里也有很多做开源硬件的人。他们需要在当地制造少量的开源硬件来降低成本,规避严苛的进口关税。一个简单的平台来做那个,可以帮助业余爱好者,而它也可以帮助学生。我们游历了一下印度的市场。那里的学生们在用廉价克隆版的Arduino等东西。他们有机会获得非常廉价的零件,但他们没有进入到生产制造的能力。

我也非常喜欢几乎一切bunnie Huang(著名硬件黑客)所做的,但准确地说,他在构建的是一个开源的笔记本电脑,它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嗜好板。这是重要的,专业级的东西。bunnieSean经验丰富。 bunnie始终在深圳这边,所以他有关系可以完成它。

他的生意伙伴, Sean Bonner,是一个编程天才。他在某个傍晚或什么的提出了那块板子。我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启动软件,让Linux在我自己的国产笔记本电脑上运行。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项目。这远远超出了我所有的那些小玩意儿。我可以做个东西,这东西或许可以帮助他们进行调试,但我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这板子让我着迷。


Osborn: 圆满回答了我的问题。我非常喜欢你对中国制造业的洞察力,以及了解“总线海盗”背后的发展历程。前面我还留了一处问题,我还没有你的头衔呢。它应该是“创始人”,“博主”,还是“首席执行官”?


Lesnet: 说真的,我更喜欢Slashdot巨魔。”这通常是我告诉别人的。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CEO,也不是一个博主。我只是喜欢玩电子产品,而我很幸运能在这里做下去。


Osborn: “创始人”如何?


Lesnet: 好吧,还好。尽管这听起来很有技术含量。它有很多的创始人。许多人成就了“总线海盗”,而且如果没有数百人的促成,它也不会问世。所以,我也确实不能说我是创始人。我不觉得我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团体项目。


Osborn: 好了,如果不出意外,人们会想读这篇访问以便找出你的头衔。谢谢。


Lesnet: 哦,不。是我要谢谢你。非常感谢你录我入此书。这是我的荣幸。坐在这里谈论一个小时我自己,我没问题的。这很容易做到。这很有趣。


创造源创客,创意自奥松


------------------------------------------------------------------------------------------------------


奥松机器人官网www.robotbase.cn

秀创客教学视频:supermaker.tv

微信号:奥松机器人

京东:alsrobot.jd.com

淘宝:robotbase.taobao.com

天猫robotbase.tmall.com

QQ群:16816196(讨论,解惑)

新浪微博:@奥松机器人基地




  • 用户评价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Hi,大家好,我是小奥!

欢迎来到奥松机器人的世界!

需要咨询服务请点小奥哦!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技术支持: 技术支持
  • 咨询电话:
    0451-8662869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