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焦点资讯】访谈OpenMaterials创始人Catarina Mota

【焦点资讯】访谈OpenMaterials创始人Catarina Mota

编辑:哈尔滨奥松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09-14 浏览次数:185


作为创客界的一名积极分子,Catarina MotaNYC Resistor(美)的一名成员,是开源硬件协会(OSHWA.org,)的研究主席,也是TED机构的成员,同时还是OpenMaterialsEverywhereTech创始人。atarina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通过其学术研究和高科技材料培训课程促进开放资源。现在她在攻读博士学位,研究开源实践的社会影响。



Osborn: 能讲述一下你搬来纽约的原因,以及你的成长背景和教育背景吗?


Mota: 噢,那说来话长啦。大学毕业之前,我一直生活在葡萄牙。大学阶段,我的专业是通讯科学。我最开始学的是新闻,后来我发现不喜欢它,因此中途我换了科目,转而学习电影。毕业后,我教了一年的视频和电影制作。在那一年里,我将我所有的假期累积起来,因为我想进修电影制作。这就是我来纽约的原因。我在纽约学习的六个星期的电影课程,在这段时间里,我爱上了这座城市,决定留下来。此后我决定学习研究生课程,于是我去了纽约大学蒂诗艺术学院(Tisch School of the Arts at NYU),这真是非常好的电影学院,我乘坐电梯准备去电影学院那层,但因为我跟往常一样注意力不集中,走错了方向。Tisch主教艺术,例如戏剧、服装设计、电影等等。但学院里还有一门奇特的专业,那就是电讯互动项目[ITP](Interactive Telecommunications Program)。ITP主要教授技术类的知识,学生并非都具有工程或编程的学习基础。基本来说,你可以学到任何你想学的东西。你可以成为网页设计专家、电子学专家等等。

那么,我无意中来到ITP这层后又发生了些什么呢?当时我也没马上意识到。我记得我当时去接待处了解信息,接待人员开始给我介绍,我才意识到我走错了地方。但是他们的热情让我没勇气开口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于是我开始四处随便看看,没想到神奇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看见了学生正在制作的电子和计算机视觉作品——要知道当时是1998年,网络技术还很新奇。我们还用调制解调器来上网。基本来说,这些作品都需要运用到电脑。我感觉自己找到了要找的地方。

因此,我没有申请去电影学院,实际上,我甚至没去过那个学院。那天,我回家后,直接申请了ITP课程。幸运的是,我还获得了奖学金,如果没有它,我都支付不起纽约大学的学费。

ITP是一门很特别的学科。它开设于20世纪70年代,是研究交互式电视和视听系统的项目。随着技术的发展,ITP也经历了更为巨大的变化。那是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前几年里,所以新兴的技术还是令人兴奋的事物。网络技术发展仍处于初期阶段。我们跟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电话视频会议,通过视频我们实际上可以看到对方,这着实让人兴奋。因此,当时有一种“凡事皆有可能,我们皆能成功”的氛围。

事实上,我们中很少人是工程师,所以我们当时也是一边摸索,一边前进。怎么教没有技术背景的人做电子产品和编程等等事情呢?所以,我们一切都得开始学。学院先不教我们如果学习具体的编程语言或硬件方面等具体知识,而是教我们用基本的工具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我认为这与创客活动有着相同之处,因为很多创客也非他们所创作的那个行业中的专业人士。因而他们能够想出很多不一样的解决方案,因为没人告诉他们“这个应该怎么去做。”


Osborn: 因此他们只是说:“这里有问题,解决它”?而不是给你一些使用说明关于某物如何弄,然后让你记住这些说明?课程是我理解的这样吗?


Mota: 不是,他们会教我们某些领域的基本知识。例如,他们会告诉我们:“电的原理。电容器的作用。什么是面向对象的程序设计。”他们通常不会给我们出难题。挑战往往是任何我们想做的事情。而且因为我们想做某一件事,我们就会学习怎样去做,这意味着我们的技术知识也会是以兴趣为基础,尽管是零散的。例如,我可能对电子的某一领域的知识很熟悉,因为我做的项目当中要运用到它,但是仅限于此,对于电子其他部分,我就所知甚少。所以这是由自我激励驱动的。我们想要做什么?结果是什么?通常来说,这应该是多以艺术为基础,但并不需这样,对吗?我想要制造这种装置可以做这个,那么我就要学习这方面的知识。这就是我所说的更加非结构化的学习环境的意思。


Osborn: 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


Mota: 对,对。这是我们作为人类最初想到的目标,像我们想要做什么,然后就发明了相应的技术。

在ITP,学生和老师自由共享代码和原理图很常见。他们将信息从一个人手中传给下一个人。那时,我们并没有将这称作开源硬件,但事实上那就是。正是在这种文化氛围中,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作品习以为常。

我从ITP毕业后才意识到我在学校度过了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因此我决定走出校园,步入现实社会。我成为了一名专攻信息架构的咨询顾问。在那期间,我发现在学校使用的开放资源的方法在现实社会中并不适用。因此,我逐渐开始倡导开源实践这一做法。

我做了几年的咨询顾问,但最终意识到是时候重新回去做研究,那才是我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因此我于五年前申请了博士课程,至今这一直是我的主要工作。目前我正在写我的博士毕业论文,内容是关于开资硬件。我决定攻读博士学位的原因是我可以有更多机会从事研究。我刚入学的时候,博士项目还非常非常的开放,因此,只要你申请了,基本上你就被录取了,你要上交一份项目申请报告,然后你自己进行研究,五年后,再拿着论文回学校。这意味着我能自由的支配自己的时间。当然,我能顺利攻读博士,是因为我的项目也会得到一笔奖学金,这基本可以让我做研究也可以谋生。

之后的几个月,我来到了这个为期三周产品研讨会,这个活动每年都会在普拉多媒体实验室(MediaLab Prado)举办,该实验室位于马德里(Madrid)。该工作室旨在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50个人召集在一起,共同研究开源项目。我所研究的项目由来自MakerBot的Zach Hoeken负责。我们建立了最不稳固的RepRap项目。它只有一点点奏效。又回到了我们不得不亲自寻找所有材料的来源的时候。也没有装备。真的非常困难,我认为我们五六个人得花费三周才能建一个只能使用几个小时的RepRap。


Osborn: 新的RepRap更好、更可靠,但是它们仍然是很细致的机器。


Mota: 但是无与伦比。你对于可靠的3D打印机的观点是取决于你的切入点,对吗?因此,比较而言,现在机器效率很高,易于制作。在这一点上,我已经对数字制造很感兴趣,但是此前我一直没有机会实际构建一个RepRap。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尝试。此后,在那个研讨会上发生了其他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遇见了Kirsty Boyle。Kirsty和我一起继续合作创建了OpenMaterials。Kirsty也是普拉多媒体实验室RepRap(MediaLab Prado RepRap)团队里的一员,我们意识到我们希望在研讨会结束后合作一个项目,因为我们需要一些智能材料,例如记忆合金和热变色颜料。因此活动结束后,我们开始着手,发现我们很难以创客身份购买少量的这类材料,而不是像制造商那样大量采购,而我们可以买到的少量,没有附带使用说明。

直到今天,我的书架上还留有一种叫Expancel的材料,这是一种微型珠体制成的粉末,在与颜料混合加热后,面积可扩大至其原来的四倍。但问题是没有说明书说明使用量,或使用哪种颜料,加热时哪种温度适宜。因此几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种材料。它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是提醒我过去的事物如何如今依然如何这一事实。

因为这个原因,Kirsty和我用试错法进行尝试。我们尽最大努力猜测实验中的种种影响因素,然后每次实验改变一个因素,直到知道如何使用这种材料。我们还将失败结果记录了下来。因我们两人都是开源的倡导者,我们认为倡导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别人不需要再重复我们已经经历的过程。第二,我们希望能将对智能材料进行试验的人员召集起来,组成一个社团,交换信息,当然也为了更快的发展。这就是OpenMaterials怎样创建起来的。


Osborn: 这也是你博士研究项目中的一部分吗?


Mota: 不是,这两者无关。我的论文是关于社会科学的。我正在进行开源硬件和对等生产的大体研究,并考虑到,首先,它是如何运作的?为什么它会起作用?但最重要的是,对社会有何意义?


Osborn: 你说对等生产(peer production)?


Mota: 是的,对等生产。


Osborn: 好吧。我原来没听说过这个术语。这个术语用于桌面式生产制造很合适。


Mota: Yochai Benkler曾在《网络财富》(the Wealth of Network)一书中用到这个术语。许多人用它来描述水平网络的创建者们聚集起来在一个不分等级的系统里共同进行生产。

在读博的同时,我抽出时间来研究所有其它并行的项目。其中一项就是OpenMaterials,其重点始终都是智能和特殊的材料,但也与其它传统材料相混合。我们对纸、木材等通常可以更智能的方法再利用的传统材料非常感兴趣,并且创造出DIY配方。


Osborn: 我见过相当多不同种类的导电墨水项目。社团的人们对电子产品很感兴趣,因此有很多重复的产品出现。我曾见过人们用许多不同种类的导电墨水和透明电路。


Mota: 是呀,很兴奋看人们对材料的兴趣与日俱增,我努力鼓励人们互相分享知识,而不是发给我,然后让我进行加工整理。在OpenMaterials网站上,你会看到有一些嘉宾的帖子。在最近几年,我还开始开设培训班,面向的对象大部分是艺术家和创客,内容是如何将智能材料与电子产品、纸、纤维、木材等传统材料混合使用。去年,我在ITP教的一门叫做“科技工艺品”(Tech Crafts)的课程,这是实体互动装置的一种变体。


Osborn: 你能解释一下实体互动装置(physical computing)是什么吗?


Mota: ITP的实体互动装置是电子学课程的引子。很多学习这门课程的人都没有电子工程的学习背景,因此,该课程侧重于教学生如何运用电子学,如何对单片机进行编程,等等。我教的科技工艺品课程与实体互动装置相似,教学重点并未在于传统电子材料和工程平台,例如面包板、洞洞板、PCB板,而在于自己动手制作材料。我们自己制作传感器、电阻器等类似的东西,制作的材料大部分是未加工的原材料,智能和传统的材料都有。教学理念就是创造性地学习电子学,要跳出条条框框,抛开PCB。

通过了解电子产品每一部分是怎样工作的,你会有更多的自由进行创造。

例如,一组学生想制作感应小地毯,当有人踩在上面时,能做出感应。所以他们决定使用压力传感器,因为这是最普遍、现成可用的方法。压力传感器大约仅有一英寸宽,所以他们得将一束传感器用电线连接起来,以覆盖整条地毯的表面,这就使得制作过程变得更复杂、成本更高。使用智能材料,如导电墨水或导电纤维,你可以自己做一个单一的、任意形状的压力传感器。这就是该课程的重点所在。我并不是材料科学家,我对此也一无所知,但我自学和向他人请教,我从Hannah Perner-Wilson、 Jie Qi和 Leah Buechley那里学到了很多。我知道在在欧洲和美国还有很多人在从事关于这些材料的研究。但是大学的数量在增加,个体的数量也在增加。很多设立了材料科学院系的大学开始更多地注重于用更简单的方式制作和使用材料。他们公布了更为简单的不需要专门设备的配方,这样他们就能激活创客。自从我们创建OpenMaterials以来,四年里,我确实看到了很多人开始对这个领域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兴趣和积极性。


Osborn: 你能举一些关于OpenMaterials上面的材料的例子吗?或许你认为有趣或是受欢迎的?


Mota: 最受欢迎的材料之一就是导电墨水,主要是黑色墨水中注入了石墨或其它种类的导电微粒。过去导电墨水非常昂贵,因其由银所制,大部分人买不起。但是现在用石墨来制作,价格就变得便宜多了。人们一开始用它在电路中做跟踪。就我个人而言,这并未发挥该材料的最大用途,因为为了实现那个目的,用铜更合适得多。依我看来,导电墨水适合制作任何你想要的形状的传感器。你可以将其应用到任何材料中。例如,你可以涂上一片区域,将其变为一个电容传感器。或者你不需很多硬件,也可以在书本上制作一个触摸传感器。


Osborn: 将物体表面变成传感器。当我触摸导电墨水时,它能感应到我的手,然后对象可以作出反应吗?


Mota: 完全正确。这只是用导电墨水做成的一种传感器。这种材料另外一种更强大的能用于传感器的性能是其阻抗。它比铜、镍以及其它常用作导体的金属阻抗力强多了。换句话说,如果你用导电涂料画一条线,一端的电阻会与另一端的电阻有所不同,因为阻抗逐渐增强。我们使用的很多传感器都是基于可变电阻。在这种情况下,全部材料都是可变电阻,因此你可用它做电位计。例如,我用导电墨水在纸上画一个环形传感器,用于控制蜂鸣器的音量。


Osborn: 我不知道我最近是否在你们的网站上看过这个?但我看到过有人用便利贴和铜圈做成的扬声器,非常有趣。他们仅用了一块磁铁和便利贴就做成了一个扬声器,这真是学习有关扬声器的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


Mota: 这个作品出自Leah Buechley 和几年前在麻省理工学院High-Low Tech Group跟Leah学习的学生 Hannah Perner-Wilson之手。他们探索工艺品和科技的交叉点,设计出了许多有趣的系统,这些系统激发了我们设计的灵感。Marcelo Coelho领导的Pulp-Based ComputingGroup是麻省理工学院另一个从事该主题研究的团体。他们将纸和工艺品与硬件混合起来使用。几年前,Marcelo写了一篇关于制做扬声器的论文。在此基础上,Hannah Perner-Wilson用纸、织物和磁铁创做了一系列手工扬声器。如果你去看Kit-of-No-Parts,你会看到很多非常有趣的实验,在这些实验中,她拆解了电子元件和硬件,然后将它们彻底地用不同寻常的材料组建起来。


Osborn: 这个组织叫什么?


Mota: NYC Resistor组织,位于布鲁克林,与MakerBot公司在同一栋楼。由于相互之间有联系,我们有很多MakerBot产品。


Osborn: 新款MakerBot是一台很棒的机器。


Mota: 是的,比多年前我在马德里制做的不稳定的Darwin RepRap好多了。


Osborn: 能谈谈关于参与开源硬件方面的事情吗?


Mota: 当我来到纽约后,结果是我结识了很多来自开源硬件社区的人,大部分是通过NYC Resistor组织认识的,由于我对此很着迷,我也越来越加入到开源倡导活动中。两年前,我有幸加入了Alicia Gibb和Ayah Bdeir的开源硬件峰会的组织团队。此后一年,由于他们想继续前进做些其它的事情,就将管理团队的重任交给了我和Dustin Roberts。我们组织举办了去年的峰会,那真是很有趣的项目。我们为了筹备这个会议,我们在谈会议组织准备了整整九个月,期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大约一年多以前,社区中的一些人开始考虑,除了开源硬件的定义和开源硬件峰会,我们还需要建立某种形式的组织来充当活动的中心,一个非盈利性组织来保护实践并教导公众关于开源硬件的知识。Alicia勇敢地领导大家努力创办了开源硬件协会(OSHWA),目前她是该协会的主席。第一年我在董事会工作,现在我担任该协会的研究会主席,我的工作就是协助研究和理解开源硬件的实践。


Osborn: 就知识分配而言,你认为开源硬件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以及对社会有何影响?它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的论据又有哪些呢?


Mota: 我觉得要搞清楚这些问题,首先我们必须对发生的事情有一个很好的了解,在我看来,开源硬件的发展可分为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显然互联网为开源硬件带来可能性,它让人们很容易就能分享信息,并能直接相互联系。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只能选择使用电话,只能在两三个人之间联系,而大众传媒都由私人公司控制,因此公众无法接触到广播系统。如果你将互联网与人们天生具有的创造力和善于交际联系起来——他们想分享——这是你之前从未有过的秘诀,结合人类天生的特点,用一个媒介,让他们能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们不是一下子都成了分享者。我们一直在分享。我们只是缺少一个好的媒介。

除此之外,现在还有科技能在实际生活中生产出开源硬件。我们用电脑来设计模型,而且我们通过互联网分享它们。但如果我们不能制造它们了,意味着什么呢?这就体现出数字制造工具的重要性,更确切地说,是开源数字制造工具,像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数控机床。我们现在拥有很有趣的反馈系统,因为,简单来说,人们利用电脑设计东西,然后通过互联网分享它们,最后运用数字制造工具将其制作出实体。所以你在电脑上设计出一个工具,然后通过互联网将其与他人共享,有人将这个工具具现化,并用这个工具做出更多的东西,反过来再进行分享,这就是反馈循环,非常有趣!

现在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呢?这是因为人们愿意分享,创造的欲望是人类的天性之一。现在我们所拥有的科技让我们能够大规模地进行创造和分享。同样,这些实践也对商业带来了影响。虽然很多传统商业将信息共享视作威胁。大量的调查研究显示,除了一些特殊情况之外,如制药业,知识产权并没有那么重要。

Osborn: 我认为开源加速了创新的步伐,因为企业不得不变的更具创新性和更开放。反之,如果他们不开放,他们可以一直坐拥他们的知识产权、不创新,因为不存在市场竞争。如果知识产权对外开放,为了保持竞争力,每个人都被迫更快的创新。


Mota: 是的,当然,创新也具有社会价值。所以在经济和社会层面上,开源都具有意义。一方面,加快创新对企业有益。另一方面,开放信息渠道给更多的人提供更多的机会,反过来,给更多人更多机会会引起多样性的增加。媒体和实体产品的生产由少数公司掌控了一个世纪。不管我们喜欢与否,媒体的内容和我们所使用的物品,我们日常生活所需的物品,极大的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如果这些物品能以更多角度,更多样化地呈现出来,由此可知,那我们也能相应地生活在一个更多样化的世界里。我想总结来说就是这样。


Osborn: 很棒,这真是一个好的想法。我敢肯定很多人都会同意你的看法。至少在创客社区中是这样,但我想大部分人还没有考虑过开源对于社会的更大的意义。它的影响远不止:“噢,我知道这个的工作原理了,我能自己动手做了。”这么简单。我们谈及的是基于信息可用性之上的创新能力的巨大提升


Mota: 这是所有细微影响的聚合作用。


Osborn: 是的。我想这是值得去思考的事情。我喜欢你在OpenMaterials做的事情。上个礼拜我看了好一会儿这个网站,并且了解到一些我想尝试和鼓捣的好的创意。


Mota: 太好了,这跟我浏览其它材料网站时的感觉一样。对我而言,材料比那些成套工具包有趣多了,因为一套工具包,你只能用一两种方式安装,但通常,材料可以激发你的灵感。好了,就这么多吧,非常感谢!


Osborn: 多谢你的宝贵时间!


Mota: 很高兴与你交谈!


创造源创客,创意自奥松


------------------------------------------------------------------------------------------------------


奥松机器人官网www.robotbase.cn

秀创客教学视频:supermaker.tv

微信号:奥松机器人

京东:alsrobot.jd.com

淘宝:robotbase.taobao.com

天猫robotbase.tmall.com

QQ群:16816196(讨论,解惑)

新浪微博:@奥松机器人基地


  • 用户评价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Hi,大家好,我是小奥!

欢迎来到奥松机器人的世界!

需要咨询服务请点小奥哦!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技术支持: 技术支持
  • 咨询电话:
    0451-8662869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