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焦点资讯】访谈OpenROV联合创始人Eric Stackpole

【焦点资讯】访谈OpenROV联合创始人Eric Stackpole

编辑:哈尔滨奥松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09-14 浏览次数:256

 Icy2018.9.29


Eric Stackpole对探索未曾见过的世界有极大的热情。他的使命便是制造遥控机器人探索新发现。完成大学学业前,Eric已经在建造航天卫星。毕业后不久,他受邀在NASA(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从事卫星技术方面的工作。

最近,Eric的热情转移到发现地球上的新世界。他和一个朋友发起了一项名为OpenROV(openrov.com)(开源ROV)的计划,运用一种新型机器人探索海洋的深度。这个新型机器人由他设计,作为开放式硬件与全球共享。



Steven Osborn: 那么Eric,从讲点你自己的事情开始吧,你怎么开始工程设计的。


Eric Stackpole: 我想我一直都是那种喜欢捣鼓小发明的人。不过我觉得,许多小男孩都喜欢捣鼓东西。你很难找到哪个孩子没有乐高玩具(LEGO),不常玩乐高玩具。实际上,我的大部分朋友在不上学的时候都玩乐高玩具,这是他们的主要兴趣。我估计,像许多人一样,我那时候就算已经开始工程设计了。我记得,可能是八、九岁吧,就开始认识到只要给我适当的工具和零部件,我就可以建造任何东西。

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想成为一名飞行员。我的确认为能在天空飞翔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直到我参加了童子军(Boy Scout)野营之旅,我才认识到“嗨,也许我可以做个工程师”。那发生在我参加童子军野营旅行的时候,我们远离人迹,在一个荒凉的地方,在山顶露出的岩石上搭起营寨。我们躺在小睡袋里,看着你所见过的最灿烂的夜空。我记得仰望着星空,然后有人看到一个移动的物体,我们都开始看到那个物体。

那看上去是一颗星稳稳地穿行在群星中,掠过夜空,这盏小小的灯缓缓地在夜空划过。我们的领队解释说,我们看到的是一颗卫星。那颗星只是工程师创造的人造物体,绕着地球做轨道运行。在我对卫星有更多了解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们在那个偏僻的地方抬头仰望的那个小物体,只是人类建造物的一个代表,45分钟后,它就可以出现在地球的另一边。那真是太神奇了。

那么最终,在选择学校,选择专业的时候,我决定选圣荷西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的机械工程专业,因为我在那所大学转了一圈,发现他们正在建造一颗卫星。中间经历了许多细微琐碎的事情,但是长话短说,由于学校发生了一次政治事件,我不能在那颗卫星上工作,因此我就创建了自己的社团组织来建造一个小航天器。从那以后,我有机会在NASA埃姆斯(NASA Ames)实验室实习。在那儿我造了一些小卫星,小小的立方体卫星(CubeSat satellites),那儿的人们说我应该去读研究生。


Osborn:  立方体卫星?那是你发起社团活动的一部分,还是NASA工作的一部分?


Stackpole: 然后我在州立大学创办了这个社团组织,建造卫星,因为我不被允许成为一个机械工程师。我不得不做一个航空工程师,这真是令人沮丧。

那时立方体卫星正在流行。他们是只有Kleenex面巾纸盒那么大的航天器。所以我建立了一个社团组织,叫圣荷西州立大学立方体卫星社(CubeSat Team SJSU)。我们着手将这个小卫星的设计付诸实施,实际上是个通信卫星。前提条件是你能向它发送一段声音或是一段数字信息,然后当它飞行到地球的另外一个地方时,有人会接收到那条信息,类似于宇宙空间的留言机。

然后我和卫星社的一些人参加了一次会议,一个立方体卫星会议。就在那儿我遇到了NASA的人。会议结束时,他们给我一份工作。他们说,我可以在他们埃姆斯研究中心的小飞行器部门做个实习生。所以我就在那里工作了几年。

我在埃姆斯做过的最大项目就是设计并建造了一个无源气动离轨机械装置。这个小东西只有有两片金属板,中间有些材料。当卫星从发射运载工具上发射出时,弹簧的力量就会使它伸开,增加卫星表面的面积,从而改变它的弹道系数,它的轨道因此比常规的卫星轨道变化更快,使它不会成为空间碎片,在以后宇宙飞船的路上造成阻碍。

所以我觉得我有点离经叛道,但那就是我在埃姆斯所做的事情。大概就在那时,埃姆斯的人建议我去读研究生。他们建议我去上圣克拉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因为我的社团已经和那所学校建立了关系。所以我就去那里了,开始从事卫星的工作,但是我所在的实验室,机器人系统实验室(Robotic Systems Lab),也有遥控水下潜水艇,看上去很酷。我记得我总是从门缝看进去,想着从事这些潜水艇工作的人有份很酷的工作。

我记得——你知道,这些事情都有转折点。我一直都对工程设计感兴趣,但是我在野营的时候看到卫星的那一刻——我不知道大概多大——11或是12岁,那时候我清晰地意识到:“嘿,或许我能成为工程师。”就像那样,我在圣荷西州立大学,一天我正在用卫生间。那就像这些油毡地砖砌成的公共盥洗室一样,我的鞋在地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有点像篮球运动员的鞋在篮球场上发出的声音,发出这种响声[吹口哨]。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听见我的口哨声。那声音在墙上反射回来,听起来有点像学校里古老的潜水艇声波定位仪发出的脉冲,是那种回声。

当我们努力在遥远的星际空间寻找外星生物时,你知道,这些物种前所未见,在前所未见的地方参与着前所未见的进程。这些都在这里发生着,触手可及。


那么,就在那时,我决定开始——仅仅作为一个爱好,以一种偏离我的研究工作的方式——设计一个机器人潜水艇,制造容易,造价很低。大前提是我听说过这些激光切割机,你只需要按下打印按钮,机器就能用亚克力造出物体。对我来说,那就是我需要的工具。如果我能用激光切割机造出像ROV那样的东西,我就能迅速在设计中复制。到目前为止,在我的工程设计经验中,我认识到能快速复制是个非常重要的研发方式。这就是OpenROV的初衷。


Osborn: 我记得还是孩子的时候,可能是在一年级,整个班级去了图书馆,我们坐在那里看着电视上的仪器,我觉得那叫詹森。


Stackpole: 是的。


Osborn: 这个仪器发现了泰坦尼克号(Titanic),他们在电视上直播搜寻的过程,我们学校把学生都带到图书馆去看这场发现泰塔尼克号的直播过程。


Stackpole: 观看那次搜寻的时候,你感觉怎么样?那像什么?


Osborn:就像他们既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又及时赶了回来。


Stackpole:我们父母亲那一代人几乎所有人都记得登月事件。那是大事件。那么对我们来说的大事件是什么呢?还没有——我的意思是,你所描述的搜寻事件和我作为一个小孩子看到的情景有些接近。


Osborn: 我记得很清楚。


Stackpole:真正影响OpenROV的还有MATE。你知道,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叫做MATE的竞赛。我想它的意思是海洋高级技术教育。我们必须建立一个ROV来完成一项任务。


Osborn:我父亲是个水肺潜水员,我曾经跟他讲过ROV。他就是那种语气:“你可以直接下去,为什么还要建造ROV呢?”但是ROV当然可以去到人类难以到达的地方,并且在水下待更长时间。


Stackpole:机器人有四个好处:如果一件事情很脏,有危险,枯燥无味,或是要去很遥远的地方,最好送机器人去做。这是我在某个地方听说的。


Osborn:我知道你们在Kickstarter(众筹网,于20094月在美国纽约成立,是一个创意方案的众筹网站平台)上发起了你们的计划,而且做得不错。我只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决定发起这样的计划,你受到了什么样的触动,你有过什么经历。我想,很多人对构建一个项目感兴趣,利用Kickstarter作为工具得到推动。


Stackpole:或许我只能解释一下促使我们在Kickstarter上发起这个计划的所有事情,这可能会让你了解到我们创办这个计划的背景,以及怎么让它成功运作的。

我最初的想法是自己建立这个ROV。简而言之,我开始做了。我有一个理念。我在纸张的边缘做了大量的绘图和设计工作,这是我原打算在课堂上用来记笔记的纸张。由于某种原因,听枯燥的讲座时可能就是我想出新设计点子的时刻,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了不起的一个事情。所以我有很多纸张,空白处画满了某个创意的草图,然后我把那个创意方案画下来,这就是一个新的设计创意。坐在一个教室里就一个设计方案反复画四五遍。最后,就融合成为我喜欢的一个创意。

然后我得到了一个TechShop会员资格,我用激光切割机制造了一个ROV。那时我一直在旅行。我在夏天和学期之间的时间里旅行。那时我住在一个在NASA的朋友家里。他有一个朋友,名叫Josh Perfetto,正在做这个OpenPCR 的机器。结果Josh向一位朋友学习驾驶帆船,而那位朋友则最终成为了我的联合创始人,他就是David LangJosh在跟David聊过之后,发邮件把我介绍给David,说他认识一个人正在造ROV潜水艇。

你知道在YouTube上有个病毒式跳舞的视频吗?一个男子在山上跳舞,很荒唐。不一会儿第二个舞者出现了,和他一起跳,然后有了第三个,然后人们就注意到了。等有了第四个第五个人的时候,这变成了一个大事件。然后整个人群开始跳舞,非常荒唐。这是有人在TED演讲时采用的例子。

那时我就是在独自跳舞,我觉得很开心,那是我的舞蹈。David做的就是偶然来到现场,结果成为第二个舞者。他说:“看,我们能让这成为一个大事件。”我已经有了这或许能成为一个生意的想法,让它成为任何人都能制造的东西,等等。但是他说:“看,我们把它做大些。再围绕它构建一个团体。”他那时对Chris Anderson 发起的DIY Drones(自己动手制造无人机)项目很感兴趣。因此我们建立了一个网站。我偶然想到一个名字OpenROV,基本上结合了我们努力在做的事情和我们可用的网址链接。最初,只有我和他在论坛上说来说去,不过最后我们看到很多人加入了。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


Osborn: 真是太棒了。受到肯定总是好的,有人促使你一如既往的坚持也不错。


Stackpole: 所以之后我就对ROV更加感兴趣,我到处问人,看哪里有可供探测的好地方,因为围绕着一个物体来设计比完全漫无目的的开放式设计要更加容易。我听说过在加州北部有个岩洞,叫豪尔市岩洞(Hall City Cave我简单说一下,在19世纪早期,发生了一起黄金抢劫案,美洲土著抢劫了两个外来定居者,想阻止他们进入他们的地盘,他们偷了大约100磅黄金。当时的治安长官派出一支武装队伍来抓捕他们。他们逃跑了。金子太重,他们累坏了。他们把金子埋在沟里,不过官方人员最后抓住了他们,说“告诉我,你们把金子藏在哪里了,我们就饶了你们的命。”他们说藏在一个叫豪尔市的岩洞里。尽管官方人员承诺过,但是两个人都被当场绞死。官方人员找到了岩洞,但是没有找到金子。他们在岩洞尽头发现了一个水道。在水道尽头,他们报告说,有一个圆形的直径为6英尺的洞,直接通向一个水坑。估计金子被投进了水坑,那时没有技术能探测那个水坑,他们就放弃了。

时光流转,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叶,有个寻宝者到那个岩洞去探险,没有弄清楚,几乎送了命。还有一个报告,说90年代有岩洞探险者去过,但是没有找到金子。所以我造了这个ROV来探索这个水下岩洞。那个岩洞离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不远,我朋友告诉过我这些故事。不过,我把那个故事讲给了David。我们终于在渔人码头青年旅馆(Fisherman’s Wharf Youth Hostel)见了面,当时我住在那里,给他讲了这个故事。之后我们计划去豪尔市岩洞探险。一年后,我们做出了设计方案,这个方案经过多次修改,但是去到岩洞的时候,那个ROV几乎还不能工作。我们那时甚至还没有安装实时视频反馈。我们下去以后,用手电筒看到岩洞里几条通道连在一起。首先我们找到了那个岩洞。那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了。这个岩洞的确存在,就像传说中的一样,有一个直径为6英尺大的洞。几个月之后我们又去了一次,带着拍摄镜头,虽然那时不是太管用。最终《纽约时报》登载了我们的故事。

那么,整个事情我已经全盘托出了,就这样我们在《纽约时报》上出了风头,当然,一旦登出,所有其他的媒体也都蜂拥而至,很多媒体中心注意到我们。我们所在的地方交通出现了堵塞。

我们并不是在出售装备套件,或是类似的东西,但是我们知道时候到了我们也想出售套件。David建议通过Kickstarter网站来做。因此我们制作了一个电子邮箱列表。我们说:“我们可能通过Kickstarter网站出售装备套件,如您对收到我们的通知邮件感兴趣,请在此报名”。结果我们收到了1000多人的报名,1000多人的电子邮件回复说有兴趣。而且,那时我们参加了Maker Faire制汇展,在展会上增加了不少电子邮箱地址。这就是最后成为Kickstarter项目的第一步。我们提前让很多人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感兴趣,他们希望成为这个计划的一份子。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着手准备首次展示。我们已经初具雏形了。NASA,由于有尼莫16海底观察员培训计划(Nemo 16 Aquanaut Training Program,邀请我们去佛罗里达州宝瓶海底实验室(Aquarius Undersea Lab in Florida)。基本上来说,宝瓶是NOAA(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开办的一个实验室。这是一个海底基地,大约在基拉戈(Key Largo)海底下20米处,或是60英尺处。海底观察员,他们这么称呼,每次在那里住10天。他们邀请我们在那儿运行我们的ROV,作为NASA公开政府项目(NASA Open Government Project)的一部分。我们在那儿拍摄了珍贵的影片,我们的切身感受让我们对ROV能做的事情更加有信心。之后我们经过多次讨论,利用在那儿拍摄的影片还有其他东西制作了一些视频,我们创建了一个Kickstarter视频,决定启动这个项目的时候到了。我们在Kickstarter上启动了,剩下就是众所周知的历史了。


OsbornKickstarter众筹项目出现时,人们已经开始对OpenROV产生了大量兴趣。是什么促使你们开放这些资源呢?


Stackpole我们决定这样做的原因很多,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明:第一是思想,也就是说你要为这个世界制造出什么?如果开放这些资源,人人都可以访问它。我有一个愿望,OpenROV这种工具就能帮助我实现这一愿望,那就是,我相信遥控机器人拥有巨大的探索潜能。我觉得,我的职责就是帮助世界实现这种潜能。这种具体的事情是一种重要的驱动力。即使在研发OpenROV之前,在发明遥控机器人时我也有这种想法,即普及遥控机器人。因此,如果开放这些资源,我就能给很多人带来便利。

回想一下Arduino,在此之前,还有很多微控制器可供选择,但由于人人都能获得Arduino,因此,短时间内就能产生很大的影响。

就开放资源这一举措而言,第二个原因要从工程学角度来解释。有人曾经说过,“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要比其他人更聪明。”在这里,我想向你表示感谢,因为你说过你曾采访过许多聪明人,其中包括我。不过说真的,我并不聪明。我只是很有激情。我觉得,这就是我最宝贵的资产。我真的很喜欢现在正在从事的事情。但是,如果我想做一件可以展示我的才能的事情,比如制造一个机器人,我就需要咨询一些专家,我需要他们给我提供一些意见。最好的办法就是广泛搜集数据。

现在,如果我因一个技术决定辗转难眠,那么我就可以打开手机,登上 OpenROV论坛,把我遇到的问题发布上去,在我打瞌睡期间,这个问题就已经散布欧洲各地了。人们会在论坛上看到这个问题。在这一领域领取最高薪酬的人会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热爱他们正在从事的事业。他们很乐意在论坛上解决这类问题。当我醒来时,人们可能已经为我发布的这个技术难题提出了两种或三种解决方案。当吃早饭或午饭时,这一问题可能会散布到美国各地,这样我就又能得到三、四种解决方案。短短二十四小时内,我就可以获得许多有效的解决方案,如果仅靠个人力量或凭我雇佣的小型团队,我们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您知道,拥有不同的历史和教育背景的人可能会提出不同的观点。因此,这就是我们这样做的一个工程学原因。

第三和第四个原因与商业有关,也就是说专利究竟意味着什么?让一些资源赋成为封闭的?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不能够使用你的想法。这意味着,如果别人使用你的想法,你可以起诉他们。首先,OpenROV并没有太多可授予的专利权。它使用的大都是现成部件。其次,专利品真的代价太高了。一般情况下,需要花费一万美元才能成功申请一项专利。那时,我没有这些闲钱。说实话,我并没有钱。即使这样做了,我真的愿意去起诉那些使用我的想法的人吗?我的意思是,说实话,我认为,就专利这种事情,我们有点儿急功近利了。我们想出的想法使我们走到一个新的发展水平,然后,在这一机遇发展成熟之前,我们就会迈向下一个的发展阶段。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技术都可以名正言顺地获得专利权,但几个月之后它们就会被其他想法取代。


Osborn尤其是,专利证书的颁发至少需要三年多的时间。


Stackpole没错!两年后,ROV也就不会像现在一样遥不可及了。而且我不认为我们正在放慢前进的步伐。事实上,我们正在不断加快创新的步伐。


Osborn能否谈一下用ROV参与的一些任务或发现的一些东西?


Stackpole当然可以。在我开始从事OpenROV之前,或当它被称为OpenROV之前,这只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曾跟机器人系统实验室的导师说过我对机器人很感兴趣,而对飞船设计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向他表明我的兴趣所在后,他接收了我,让我开始它们,我用机器人系统实验室ROV进行一些探险。

我们曾经去过塔霍湖(Lake Tahoe,那时,我担任ROV试航员和探险负责人。我们的目标是围绕塔霍湖南侧的翡翠湾(Emerald Bay)勘探,还有一个科学家和一个地质学家与我们同行,那个地质学家一直在研究地质特征。

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抵达湖底时,我们会看到一些人造物件。比如太阳镜和小刀之类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下面还有什么东西。这些东西静静地躺在空荡荡的湖底,等待被人捡起。就像高速公路上的垃圾一样,但又不是那种轻飘飘而又不值钱的东西,这里的东西都很重,常人无法获得,而且往往具有很大的价值。这件事情自然而然就发生了。我觉得我会将我的余生奉献在这里。在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探索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对遥控机器人的探索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有了这次经历之后,这种愿望更加强烈了。

当然,佛罗里达州这次Nemo 16Aquarius之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甚至无需潜入水中,因为我们并没有实时视频。但在清澈的海水中驾驶ROV真的是一种绝妙的体验,周围是那些疯狂的鱼,甚至还有鲨鱼以及其他生物。

Hall City Cave之旅也是一次很棒的体验。首先,我们是在探索一些很感兴趣的东西,而且我已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研究和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当我亲自来到这个地方,看到这些我曾听过或看过的画面时,真是感觉太棒了!我们来这里的第一个任务,就跟之前提到的一样,我们并没有实时视频,因此只能利用ROV的灯光。在之前开展的任务中,我们的目标是看看两个水下管道是否相互连接,我们驾驶ROV潜入水中,那是两个完美的圆形垂直轴。

我们的目标是能否通过另一个圆轴看到ROV发出的灯光。我们第一次使用OpenROV来发现一些我们无法通过其他途径发现的东西。这真的是一次美妙的体验。我们还在其他地方驾驶过ROV,但说实话,就是在前几个月,ROV的功能才算开发完毕。它一直处于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中。

我也在南极洲(Antarctica)驾驶过ROV,还在南极驾驶过OpenROV。就是最近的事。


Osborn你为什么要去那儿呢?只是出于纯粹的好奇心吗?


Stackpole第一次参加Maker Faire是跟TechShop一起。他们邀请我展示我那时的作品,那次经历完全不同。那时,有一个人走到我跟前说,“嘿,太酷了。我也有一个机器人,我想把它带到南极,在冰下驾驶。您感兴趣吗?”那时,我刚读研究生,在NASA工作,我的职责是做好一名员工,所以我拒绝了他。我向他推荐了一个朋友,那位朋友去了,但第二年他没办法去,就推荐我去了,也就是去年。

那时,我担任叫做SCINI ROV的试航员和机械工程师。SCINI是一个管型机器人。它有1.5米长,直径为20厘米。由于是一种管形结构,因此它可以潜入冰下。我们去了南极罗斯冰架(Ross Ice Shelf),或罗斯海(Ross Sea),我猜想。罗斯海顶部的冰原。我们用Jiffy钻机来钻开冰层,把一个声学仪器连接在机器人上,并让它潜入冰下。我们让ROV在冰层下来回走动,来检测各种生命形式,如鱼、磷虾和其他浮游生物,看看冰下的食物链网是什么样的。我们想看看当碎冰机将物资运到麦克默多站点(McMurdo Station时,会对食物链网会产生什么影响,在那里是否会发生改变。以及藻华是如何影响食物链网的等等。

我前年十月,去年一月和今年都去过那里。探索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我还带了一个OpenROV,但只用它潜下过冰下一次。通过我们钻的洞,我驾驶OpenROV兜风,那真的是一次极酷的体验。


Osborn能跟我讲一下你曾经攻克的技术挑战或您目前正在攻克的一些技术挑战吗?


Stackpole每位发明者都会告诉你,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在第一次就做对的。目前我面临的一个OpenROV技术挑战是去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何在一开始时就做对。这种问题很难描述。我们通常会从理论上得出如何去做。但是,实际上的实施以及如何解决我们并没有事先考虑过的小问题——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真正的挑战。

现在,我能想到的最大突破就是通过缆索来通讯。我们知道我们希望能实现OpenROV的完全数字化,所以我们会用缆索来传递数字数据,而不是模拟视频。而且,我们希望通过同一数字信道将命令发送给ROV,以此来控制它。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弄清楚如何做到这一点,同时还能保证不损失信号。此外,我们希望能使用一种细小的缆索。

就我的个人经验而言,我们一直很难去控制缆索。它是一种个大,笨重,又粗的东西。如果没有浮力,就会将ROV拉沉。它会把ROV拖入海底。所以,你就需要增加一些浮力,这会让它变得更笨重,ROV也会变得不那么敏捷。相反,我们需要做的是在ROV上安装动力设备,这样就可以利用一条细小的线与之相连,也许只是两个导体就行。这样,就能使之非常细,而且成本降低。最近,有人在我们社区发现了一个HomePlug适配器,我以前也玩过这种东西,但没想到它会是一种实用的解决方案。HomePlug适配器是一种你可以插入墙体,并且允许你通过交流线与Ethernet网连接的东西。我们之前并没有这样操作过,因为通过水来传送60周期120伏的交流电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我们社区的这个人恰巧发现它的一个特殊版本,你可以拔下电源组件,只使用通信位。这样,我们就能利用这个细绞合线来传送一百兆以上的信息。因此,找到现成部件可带给我们的那些性能已成为OpenROV开发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Osborn这个插件有没有所有权协议,能复制吗?或者你会继续使用破解版?


Stackpole我认为我们将继续使用别人已经开发出来的现成产品。HomePlug适配器采用的是IEEE标准,一种被称为IEEE1901IEEE协议,这是一种非公开协议,但我们仍然可以将这一系统作为一种黑盒解决方案来使用。


Osborn我对电子工程很感兴趣。虽然并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但探索这种系统真的很有趣。我喜欢把东西拆开,并尝试着去了解它们的工作原理,现在就有点想试试了。你们项目的下一步目标是什么,勘探工作的下一步又是什么?


Stackpole这个问题问得好。真的很高兴能听到您问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是对我们上述讨论问题的一个很好的总结。我们下一步准备建立一个平台,让任何人都可以访问,无论他们是否具备ROV的实际访问权,也就是说指互联网控制。

在高中和大学期间,我认识很多因玩网络游戏而辍学的人,比如说《魔兽世界》 World of Warcraft),这要比因性、毒品和摇滚乐而辍学的人还多。他们可以通宵达旦的玩游戏。我很想制作一个可以供他们玩耍的平台。他们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完成这些事情。OpenROV不仅能让你看到水中的情景,还是一个不错的探索工具。在我看来,这些为玩网络游戏而浪费大量时间的人就像一种未开发的资源,我们可以正确的使用这种资源。如果我们能够实现海洋勘探的民主化,它就不再是一个特定研究允许所勘测到的特定的研究地点,如果我们能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随意探奇,我认为将受益良多。因此,从技术水平上来说,我们现在正在开发一种能让世界各地的人通过互联网来控制ROV的方法。我认为,这个项目具备极大的发展潜力,虽然并未达到大家的认可。


Osborn你最想去探索的地方是哪里?


Stackpole我对好几个地方都很感兴趣,我还读过有关这些地方的书,但我还是想去看一些人类从未看过的事物,这种愿望一直驱动着我前进。我希望ROV能够探索深海。我真的很想去了解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事物。换句话说,我并不想去了解什么具体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具体的问题。我认为,问题不一定要有答案。我想去了解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事物,看看会发生什么。


OsbornROV潜入水底的最大深度是多少?我猜与缆索的长度差不多,但我不太确定它具体是用来干什么的。


Stackpole不是的,实际上,我们现在正在使用的HomePlug适配器大约能够接收三百米外的信息,这一深度是ROV最大深度的三倍。现在的深度限制为一百米,是由于ROV的主压力器失效的模式导致的。实际上,在压力大致相同时,会出现两种失效模式。一种是端盖推入主体管。支撑用的凸缘[或片盘]会失效。一旦主体管处于屈曲模式,就会发生爆裂。所以,我们将最大深度限制为一百米。然而,我认为一百米还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比大多数水肺潜水员的潜水深度要大。在大陆架和黑暗的地方,你通常能看到一些前所未见的物种,所以一百米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但肯定不是终点。


Osborn很多人从未预料过你会利用现成部件来完成这项任务。随着电子产品价格的不断下滑,这一项目变得越来越容易实现,也逐渐可以负担得起。


StackpoleOpenROV项目有三个重点。用一种老套的方式,我们将这三个重点称为AADDIIAA是一种“可实现的冒险”,也就是说,这种冒险很容易,就像互联网控制平台一样,只需登录计算机就行。DD是一种“日常发现”,这不是一种一年只会进行一次但却能产生极大收益的探险,而是像YouTube的首次出现一样,这种疯狂的现象遍布世界各地。我希望人们每天都能驾驶ROV去了解一些从未见过的事物。II是指“创新热情”。就像日常发现一样,世界各地的人每天都会提出一些创新的想法。

我认为,我们的创新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人们几乎每天、每周都在测试新的想法,这些新的想法会彻底改革水下勘探并且拓宽勘探的意义。


Osborn:太棒了。我真的学到了不少东西。非常感谢你的时间!。


创造源创客,创意自奥松


------------------------------------------------------------------------------------------------------


奥松机器人官网www.robotbase.cn

秀创客教学视频:supermaker.tv

微信号:奥松机器人

京东:alsrobot.jd.com

淘宝:robotbase.taobao.com

天猫robotbase.tmall.com

QQ群:16816196(讨论,解惑)

新浪微博:@奥松机器人基地



  • 用户评价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Hi,大家好,我是小奥!

欢迎来到奥松机器人的世界!

需要咨询服务请点小奥哦!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技术支持: 技术支持
  • 咨询电话:
    0451-8662869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