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焦点资讯】访谈SparkFun Electronics 首席执行官Nathan Seidle

【焦点资讯】访谈SparkFun Electronics 首席执行官Nathan Seidle

编辑:哈尔滨奥松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09-12 浏览次数:236


icy--2018.09.29

SparkFun Electronics (sparkfun.com)Nathan Seidle2003创立,广为全世界硬件爱好者所知并深受喜爱。Nathan Seidle在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上学期间开始着手创办SparkFun。从那时起,SparkFun被公认为博尔德(Boulder)发展最快的公司之一并成为许多人探索电子世界的学习工具和发现来源。每周我最喜欢的惯例是周五早上打开浏览器观看SparkFun的新品视频。


Steven Osborn Nathan我想知道是什么促使你成为硬件爱好者的。你能否回想一下曾激励过你或使你对电子产品产生兴趣的某些项目甚至某个人?


Nathan Seidle: 开始上溯到,我认为,中学。我和我的朋友们试着在TI83系列计算器上编程游戏,或着是TI85系列计算器。大约与此同时,我开始玩论坛(BBS),给他们打电话和传输文件。我偶然遇到一个从计算机上建立一个链接到一个TI计算器上的原理图。我还遇到一个TI计算器游戏库。所以我想:“哇塞!我得把这些弄到我的计算器上,但是我没有这个链接。”所以我从原理图努力弄明白怎样建立一个链接,从Radio Shack采购零部件,而且设法弄了一个组装并插入一个并行端口。我猜它差不多是一个开源的原理图。与此同时,我切伤了拇指,挺严重的。我现在还有造那些东西时留下的伤痕。我给自己造了一个,由于我有所有这些游戏,我的朋友们开始把他们的计算器连到我的计算器上获取游戏。

他们说:“你怎么弄到这些游戏的?”

我说:“嗯,我做了一个下载线。”

“棒极了。你能帮我做一个吗?”所以我开始制作和出售TI计算器连接器。


Osborn我已经跟几个人聊过,他们的初始编程经验是在TI计算器上。这里稍微改变一下话题,似乎很多人生命中有这样一个人——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的父亲——一个榜样或导师。有什么人帮助你学习电子吗?或者你只是发现计算器的这个问题要解决,然后去读了相关资料并自己搞定了它?


Seidle我父母很善解人意。他们经常会找到坏的设备,一个搅拌机或者一个CP/M 80一个很旧的电脑,并允许我把这些拆解成零件去挖掘研究。我其实没什么导师。就是有点像作孩子一样拆解东西。我猜想我们都是好奇的人。我直到大学才发现我可以造单片机和让LED灯闪烁,但是我这辈子一直在玩东西。

Osborn多告诉我一些关于你自己的事以及你的背景,你的教育情况和早期从事的项目。


Seidle让我想一想。起源是我进了大学而且我很擅长数学和科学。我说:“好,让我们进入工程领域吧。”然后我上了一些电路课程,与此同时我在读我的工程师学位。

我是划船队的一员。划船队有一些不可思议的电子装置,他们用来扩音,而它们很陈旧很麻烦;经常坏掉。所以我开始看看造一个更好的装置需要些什么。我们想要造一个可以扩音也可以综合其他度量的东西,像船速——通过GPS,划水频率——通过加速计,以及整个主机的特征——数据记录等东西。首要功能是,它必须防水而且坚固耐用。

我对自己说:“我需要读取开关。我需要一个显示器。”我总结道,“好吧,我需要一台计算机。”但是把一台计算机放入这些非常小的划艇是不现实的,所以我开始读Parallax BASIC Stamp,并开始自学电子。我弄了一套Parallax Board of Education,并写了一些代码,而且用了一天半时间刷爆了它。那时候是我开始真正审视并学习单片机,因为BASIC Stamp很好的让我入了门,但是几天之后,我需要更便宜一些和更强大一些的。


Osborn是这些努力最终转化成为了SparkFun?你们刚刚庆祝了十周年,对吧?


Seidle2002年,我在盐湖城做冬奥会的雇员。基本上我就是一个底薪的安保人员。我只是夜里在那守其中的一些门。在业余时间,我学习了如何连接单片机以及控制LED来做不同的事情。

搬回博尔德后,我开始寻找配件来构建我想做的项目,像一个GPS记录器。我上网,浏览了所有这些网站,然后我说:“酷。他们已有了GPS模块,但是他们没有它用的连接器,而且他们没有接口板,他们没有数据表,哦我的上帝,只有一个电话可以打。我不想跟人聊,我只想订购这些配件。”所以我意识到,在2002那时,电子卖场和电子配件的状态——从网上买任何东西都非常困难。所以我想着:“嗯,或许我可以开始做我自己的小商店。”目标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嗜好。目的是要赚足够的钱,那么我就可以继续构建我自己的附带项目了。


Osborn所以你的目标是让它们一切都在网上,甚至在2002年?最早期起?


Seidle是的。在2002年,我以为还有其他人像我一样不想打电话,没有传真或是不想将信用卡号码发传真下单。在2002年,我说:“这应该很简单。我应该可以将东西加入我的购物车里并用信用卡结账,就像所有其他那些卖东西的网站一样。”但是在那时,电子配件世界远不及此。所以我决定我可以开始做一个网站并在网上出售不可思议的电子配件。200313日,SparkFun开始营业而且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在努力跟上。


Osborn你们卖了很多不同的东西,广谱的东西。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你们的客户做的很酷的项目或者正在做的你觉得有趣的项目吗?


Seidle如果没有几百个,也有几十个,我记性不太好。而其中经常想到的是一个走进办公室的年轻人。我觉得那时他十二三岁,他希望可以参观一下SparkFun而且他想要炫耀一个他做的项目。他使用了我们的一系列弯曲传感器并把它们装到一个手套上,有点像Nintendo Power Glove(任天堂拳神手套)他用一个加速计来检测他的手的水平位置,然后在此基础上手指的弯曲以及他的手的倾斜度,他可以解码手语字符。


Osborn哦,不可以思议。


Seidle是的,而且他把那个导入了一个LCD显示器,所以实际上他可以标记字符并把它打印出来。最终,他把它发送到一个叫做“演讲喷射器”的东西,那是一个语音合成器。所以他可以签署东西,再经过几秒钟后,他的装置会开始讲话。也就在那一刻,我们意识到这孩子有一天将会接管世界。现在看到十二三岁的孩子可以用这些工具构建的东西真是非常令人惊叹。


Osborn你能举一个曾见过的更不同寻常或者更奇怪的项目的例子吗?


Seidle让我想一想。我们有一位客户,大概五六岁大,给我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附了一张图片,上面写着:“嘿,谢谢卖给我这个距离传感器。看下我用它造了什么。”所以我点击了图片,那是这位先生正在一张蹦床上跳,身后有一个巨大的火焰。他做的是把距离传感器放在蹦床下面。距离传感器连到一个单片机。单片机连接一个丙烷罐的阀门,所以跳的越厉害,背后的火焰就越大。


Osborn有趣,或许有一点疯狂,但是很有趣。近几年,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对电子的兴趣持续有所上升。我不知道是否仅是因为准入门槛降低还是怎样,但是似乎很多人在买ArduinoKickstarter(众筹网站)硬件项目往往会得到很多关注。可以形容一下对此你已经注意到的些什么?你觉得是什么正在为其助长?你觉得它将会持续增长吗?


Seidle2003年伊始我们开始创立SparkFun的时候,很明显我们向电子工程师和爱好者以及跟我一样的人们出售——那些想要做非常有趣的项目的人。然后我认为Make杂志(创客杂志)出现在大约是——0506年——并向朋友们展示动手是一种乐趣。因此他们有所有这些真正伟大的触觉,有点“找回做东西的感觉”,制造东西。然后Maker Faire制汇展出现了,人们开始彼此发现,而且他们有相似的热情和一些新的激情,这真的很有趣。头几届Maker Faire“令人惊叹的”。

那之后不久——0708年——Arduino开始大热。我记得Tom Igoe初次来见我的时候说:“嘿,Nate我觉得SparkFun应该卖Arduino我不得不承认,我没有Arduino作为一位工程师它看起来就像另一个AVR开发板,但是我错的离谱。但Tom是一位值得信赖的朋友所以我们就开始卖它了,而它开始卖的非常非常好。我们注意到它没有发到大学里去。它没有发到工程师学校。它发到那些非常有创意的艺术学校,那些很有创意的数字媒体项目。我认为它是一系列风暴的结合,让SparkFun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处于其中,而且它解决的非常好。Arduino将全新的一类人引入电子产品中不仅是电子工程师们。不仅是电子爱好者们。是令人惊叹的艺术家们,以及做着工程师们从不曾梦想过的事情的创造力惊人的人们。


Osborn关于开源硬件你可以谈一谈吗?有开源硬件意味着什么,它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Seidle早在我们有一些我们最初发布的产品的时候,它们是小接口板。实际上,它一边是一个加速度计而另一边是一个PIC单片机,而且这个小装置所做的就是把加速度值转换成一个串行信号,因此你有一个串行加速度计。这是最简单的协议,所以人们喜欢它。问题是SparkFun那时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而我真的无法处理技术支持。我很担心人们会想改变产品的某些方面,而我不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不能够帮助他们。

所以那时候我决定开放那个产品,不管那是哪一年——0405年——并说:“好吧,这里是原理图。这里是固件。如果你想要做出改进,去做吧。” 在那个时间点上,没有开放或封闭的概念。这就像:“这里有个东西。我们希望和大家分享。用它做任何你想做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朋友们正从我们的设计中学习,因此我们分享的越多,我们的客户学得就越快,他们从我们这需要的东西就更多。分享我们所开发的一切对我们有利。

最近几年,开源硬件运动已变成一件重要的事,而我从两个方面来说对此非常高兴。其一是是使人类更好。通过分享这些东西,你满足人类需要互相学习的需求。如果我在这里得到了沉痛的教训,让我跟大家分享这个沉痛的教训,这样你就不必经历同样的痛苦。对硬件来说这非常管用。有很多“陷阱”可以避免,如果你可以从别人那里学习。

OSHW相反,有商业利益。我们在SparkFun发现的是,如果我们开源了我们的设计,有一个好的可能性是我们的业务竞争对手也会从设计中学习。但是,它的作用就是迫使我们要注意。它迫使我们进行创新。它迫使我们总是想着下一个产品。在过去的两三年,精简组织并更有效率已经在SparkFun内部引起了很大影响,真正又快又好的推出的新版本,新功能,以及新产品。所以,我发觉开源硬件是无论从人性的立场还是商务的立场都非常有益。


Osborn你们使用什么授权?可以给我一个关于该授权所赋予的精神的概述吗?这对人们意味着什么,以及你们为什么走这条路?


Seidle我们已经发布的开源硬件产品有各种授权,无论是GPLMIT。实际上我们的许多固件都以beerware”(啤酒软件授权)发布。我们只是说:“知道吗,如果你曾经使用过这个,而你恰好跟我们在同一个会议或同一个地方,你请我们喝啤酒就行了。”而且这在创新的前沿非常好用。


Osbornbeerware有官方正式文本吗?


Seidle是的,如果你用Google引擎搜索beerware,实际上数年前就有位先生提出来了。


Osborn我喜欢这个。


Seidle可以说我们只是刚开始使用它,并没有真正去思考它。目前为止,其实我已经用它得到了两杯啤酒,所以它时而还是有用的。我们将这些东西有效地发布到自然不受控制的环境中——你知道的,公共领域。然而那个的该副作用是我们没有坐吃老本并试图对人们强制执行专利诉讼的奢望。以科技改变我们的世界的速度,你可以尝试获得专利。这将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可以尝试执行它,你可以花所有的时间与人争斗。或者你可以仅是创新,发布东西,并变得有创造力。实际上我认为走非专利开源路线更健康得多,也可以受益良多。


Osborn因此你没有像Creative Commons(知识共享)那样对东西进行标准化?只可以说是无论如何让那个项目更有意义?


Seidle正确。有一些非常技术性的东西关于艺术作品遵从Creative Commons(知识共享)。像原理图可被视为一件艺术品,gerber可被视为一件艺术品,但PCB设计图实际上是一个技术文挡。所以那个有可能获得专利。其实,有一些非常聪明的人们——比我聪明——已经看到了这一切并曾说过,Creative Commons(知识共享)即使简单易懂,却并不适合硬件。所以我们仍然努力设法找出什么授权管用。


Osborn所以,没有关于好的开源硬件授权的一般性建议。


Seidle目前没有什么好的推荐。


Osborn即使你有,那也不得不与“我不是律师”的警告一起,我猜想。


Seidle没错,而且它可能会在六个月内改变。现在,我信奉开源的精神:“嘿,这里的这个东西。我不知道该给它用什么授权,但如果你想要使用它,你完全可以。去用吧。”


Osborn所以如果我只是一个初学者,或许我是个设计师,也许我只对东西的软件方面有兴趣,你有什么推荐?或者,人们融入创客文化的最佳方法可能是什么?


Seidle这因人而异。如果你是个初学者,跟朋友学习新爱好总是最好的,对不对?如果有条件,去聚会什么的,在那里你可以认识创客圈里的人们,制造电子产品的人,甚或只是创造东西的人。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方法。如果你没有那些的话,我会说去买一个Arduino。我们的社会真的是在朝着那个方向发展。当你购买了一个Arduino,你看过前一些教程,它会告诉你如何建立一个电路来使一个LED闪亮。那一刻,当你意识到你可以控制这个东西的时候——这个闪烁的LED,它脱离计算机而独立——棒极了。当他们第一次经历这些的时候,像看到人们被爆头一样,这真的真的很令人兴奋。所以一旦你意识到你可以控制硬件,这真是通向很多有趣的产品的入口。


Osborn你说了一些关于:“去找一个聚会群。”我认为Dorkbot就是一个例子。我敢肯定还有其他的聚会群。我知道你们举办了一系列贯穿全年的活动。可以跟我讲一点关于你在博尔德主办的活动吗?


Seidle我们每月有一到两次课。它们包括各个方面,从“学会焊接”工具包,这里我们会帮助你装配。我们将帮助你焊你的第一个焊点。然后你在电路板上焊所有其它的连接。然后我们提供编程以及电子织物的课程,还有各种类型的机械加工车间课程。我们不认为我们是创客空间的一种替代品,不管怎么说。我热爱创客空间。

说真的,我们可以说只是帮助人们学习SparkFun的特长。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些活动。2012年,我们举行了我们的第一次焊接大赛。我们有,我认为,六七十位选手参赛。这有趣又疯狂,有一堆不同的非常擅长焊接的人来炫耀自己的技巧。这活动我们过得非常愉快。接下来的6月份(2013年),我们举行了我们的无人驾驶车比赛,这是我们版本的DARPA Grand Challenge DARPA无人驾驶汽车挑战大赛),但是是学生的水平,非常非常便宜。你可以用两三百美元打造一台无人车,然后来与其他无人小车一竞高下。这是我们第五年办这项比赛。每过一年,无人驾驶飞机出现了,然后四旋翼飞行器出现了,然后一些非常令人兴奋的轮式小车出现了。


Osborn我今天刚刚看到一篇有关AVC无人驾驶汽车大赛的博客文章。看起来好像将会有一个新的课程和一些有趣的事情。也许那就是我的下一个项目。


Seidle这是一个巨大量的工作而乐趣也是巨大的。


Osborn如今围绕个人制造,或按需生产,或内包有很多议论,不一定都是同样的事情,但所有类型都属于这些人们感兴趣的事。这为目前的创客活动和文化带来的机会你如何看?而你能否举一些当前这样的事情的例子?


Seidle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创始Tindie 的那位先生——我忘记他的名字了。我可以从我的电子邮件里找到它。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OsbornEmile Petrone.


SeidleEmileTindie做了一些非常了不起的东西,展现了这类微观需求所可以做到的。作为设计一款需要大众市场吸引力的产品的替代,SparkFun走了进来,说:“好吧,酷。我们可以构建产品,即使只有五六百人想要的产品。”Tindie走了进来,说:“嗯,如果只有五六个人想要一个产品你觉得如何?”所以我真的很兴奋的。

与此同时,落后五六名排序的卖家可以说是Etsy of the world,似乎他们还在用手工制作。他们用手工生产电子产品。在过去的六个月,我一直在与那些努力解决短期生产的困难的五六个人接触。所以,我也不会感到惊讶,如果在未来十二个月内,有选择,非常低成本的选择,允许你生产一些非常有趣的电子产品。


OsbornDangerous Prototypes有一个博客帖子里的家伙在使用他从中国购买的价值大约3500美元的pick-and-place(贴片机)。这是人们开始在自家车库里启动的事情,这非常有趣。


Seidle我没看过Dangerous Prototypes关于贴片机的帖子。我看过的是Zach HoekenMakerBot的创始人之一。关于他4000美元的贴片机,他写了一篇非常棒的帖子。


Osborn我相信那是同样的贴片机。他们最终搞了团购之类的。如果你跟Ian Lesnet说,他会给你介绍他在中国的联系人而你可以得到一些不可思议的折扣——但是只要你把钱电汇到中国。有点像:“我认识这个,他认识在中国的某个人,而如果你汇给他几千美元,他会为你接洽妥当。”这听起来十分可疑,但是显然已经对一些人奏效了。我不确定这事究竟是怎样运作的,但这是我的理解。


Seidle真棒。如果我不能登上那张名单我会考虑一下!


Osborn很多人似乎正在加入3D打印的行列。我有一台3D打印机和一个CNC laser(数控激光切割机),比如,我甚至在人们的车库里见过贴片机。你见过100kGarages(一个客制化订做的网站)吗?


Seidle不,我没见过。


Osborn它基本上是一个数控机床或3D打印机行业的Airbnb(一个旅行房屋租赁社区)。所以如果你到那,可以搜索一个八英尺乘四英尺的数控镂铣机并找到一个,在某个愿意出租的人的车库里。我就搜索了那个,距离我家二十分钟的地方就有一个。因此,想想那可能性,这非常酷。


Seidle非常酷!是啊,我没有听说过该网站,但我肯定正看到更多的工具共享服务。一个用于数控机床和贴片机的有很大意义。


Osborn让我们拭目以待。另一个得到一些关注的主题是“物联网”,有些人视之为互联网的下一个大的进化——通过互联网远程监控和控制日常的东西。用你的话来说,你能形容一下那是什么吗,以及你认为它的影响?


Seidle物联网?我是一名电子工程师,所以一切看起来都像一个电子工程问题。多年来我们已经造了很多的东西了。由于处理器更便宜了,而且开发板也更便宜了,连接以太网和传来传去一些数据也越来越容易。所以对我来说,物联网并没有像一些人感到兴奋的那样有革命性。有激情很好,对于东西感到兴奋也很好,但对我来说,它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你知道,它只是更容易了。如果我的东西是在互联网上,到处移动数据更容易,所以,是的,让我们把它连起来。这将会很棒。一切都将被连接起来。我仍然认为在互联网上你不需要微波炉,但总会有真正创造性的方式来使用互联网。

我有一些很好的朋友做了Botanicalls。这是一个项目,五六年前,他们用一个植物水分监测系统Twitter出关于植物的状态的不同的东西。而不仅仅是:“这是我的相对湿度。这是我的温度。”它是比这更尖刻。是:“你为什么不爱我?你为什么不花时间陪我?没人足够爱我给我浇水。”这些类东西都是,我认为我非常感兴趣的创意点子。


Osborn所以有短期制造,3D打印,物联网,这些共同的主题贯穿创客社区。你见过任何其他兴趣小组或主题吗,也许是可穿戴式计算机或别的突然成功的东西?


Seidle我们刚从South by Southwest(简称:SXSW,西南偏南,是每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一系列电影、交互式多媒体和音乐的艺术节与大会。——译者注)回来,而我们从Maker Faire制汇展伊始就每届都参加。看到它们有如日夜之别非常令人惊讶。Maker Faire是喜欢捣鼓东西的人,发明家,以及,显而易见,制造东西的人们的集会;South by Southwest是真正的创意型的人们的集会——设计师们,世界上有想象力的人——聚在一起并有点离经叛道。他们相约于这个伟大的互动体验已数年了,刚搬上LCD屏幕。所以今年我们第一次出席的时候,不知道该期望些什么。那么多人来我们的展台。一周源源不断。人们路过并找到他们世界里不可或缺的一环。我们设置了一个展台做电子纺织品。向人们展示如何使用连接性的导线给LED通电。他们这辈子一直在找类似这样的东西,刚刚找到。我们能够向人们展示世界上的一些新东西,是如此令人兴奋和有意义。

我觉得你问:“有没有即将出现的主题?”

我确实认为我们仍有世界上极具创意的,非常视觉化的设计师这个未开发的资源,他们在探索再造实体物意味着什么。当他们可以学习使用电子纺织品的时候,当他们可以学习使用电子产品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一些非常了不起的项目。


Osborn真棒。那么有另一件事我想聊聊,是关于2013年即将到来的你们SparkFun全国巡展。你是怎样计划的,而目的是什么?


Seidle有点像South by Southwest我们真的很享受教学,以及与他人分享所有的激情,我们认为这不仅局限于成年人。我们真的很想向初中和高中的孩子们展示使用除触摸屏以外的东西是什么样子的。随着全国巡展,我们真的很想参观有兴趣改变使用电子产品教各种课程的方法的学校。因此目前有大约70个城市和学区注册报名参加全国巡展请我们逗留一天。我们到场,我们为四十名学生带来了硬件,并且教了一整天关于电子纺织品以及如何使用单片机来控制周围的世界的课程。我们的目标其实不一定是教学生——我们真的很喜欢教学生——但我们也想教教育工作者们,可以说是向他们展示过去的两三年出现的新工具。


Seidle我们每周五下午三点向想参与的公众开放参观。有很多乐趣。那天是一周的尾声。人们有点更懒散。在我们有朋友过来时——像这周六,我将带我的一些朋友和他们的儿子参观,只是向他们展示一下仓库是什么样子的。这会非常有趣。所以,是的,如果你什么时候过来了,告诉我一声。我很高兴带你参观。


Osborn好吧,我期待不久之后的参观。我绝对会去找AVC的,如果在那之前我自己的还没造出来的话。继续制造了不起的东西!我期待每周五的新品视频。


创造源创客,创意自奥松


------------------------------------------------------------------------------------------------------


奥松机器人官网www.robotbase.cn

秀创客教学视频:supermaker.tv

微信号:奥松机器人

京东:alsrobot.jd.com

淘宝:robotbase.taobao.com

天猫robotbase.tmall.com

QQ群:16816196(讨论,解惑)

新浪微博:@奥松机器人基地




  • 用户评价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Hi,大家好,我是小奥!

欢迎来到奥松机器人的世界!

需要咨询服务请点小奥哦!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技术支持: 技术支持
  • 咨询电话:
    0451-86628691
Top